2019年6月14日 星期五

話說 關西鎮-渡南古道





話說 關西鎮-渡南古道
    「渡船頭」旁的土地公聚集自南方來的商旅及等待過河的人們,土地公上的對聯「德齊北嶺五穀豐登」「福比南山四民樂業」,形容以前通貨南北、奔波往返的期盼。熙攘的人聲中,少年阿木探了探頭準備渡過鳳山溪,付給擺渡船家四文錢,望著對岸潮音禪寺的倒影,緩緩渡過了河。上岸之後隨即在不遠處關西街景即映入眼簾,令他驚訝不同於他從小到大的生活圈,關西竟是如此熱鬧繁榮。今天一大清早父親帶著他從苗栗南庄步行出發,一路翻山越嶺,到達關西時已接近傍晚。父親受親戚邀請到關西吃拜拜,但是卻在隔天父親先行回家,囑咐他留了下來學藝;就此阿木展開了在關西學習刻印的生活。

    「南山大橋」旁的奉茶亭,阿隆叔公指著橋說:「當年沒有橋,出入非常不便也危險,上學或是工作的人,時常無法順利回家,遇到下雨溪水暴漲,有人冒險渡河被大水沖走……。後來是阿憨叔公(羅碧玉)出錢造的橋」。這裡是上南片(地名)羅屋,在關西鎮無人不知的單姓聚落。羅氏一族於清朝時期來到此地拓墾,歷經兩百多年後到達今日的規模。此處地形為鳳山溪流所環繞,後方又有飛鳳山系綿延,風景優美、山容秀麗。至今聚落之內仍保有傳統的水利設施,攔河堰、水圳、水車等,也保有公廳、伯公等客家宗族祭祀的文化,而「羅屋書院」這座建築精美的客家三合院,更是重視教育的象徵,此處可以說是傳統客家社會的縮影。
    「渡南古道」是取渡船頭南山大橋字首,表示連繫兩地的古道路徑,由關西鎮鄉土文化協會進行古道重探後才予以命名。古道全長約600公尺,於鳳山溪南側,上至山腰順山勢而行,期間環境蔥鬱而原始,可遠眺關西市區及稻田,天空時可見鷹鷲盤旋,行至中段須跨越卵石山溝(老地名:茄冬窩)方可前行。渡南古道是以前飛鳳古道(耆老稱之為:大路。現台三線新竹縣地區鄉鎮,高經濟價值的農物產品的重要外銷路線)進入關西街區前的支線,由於道路橋樑的新建,人們早已改道而行,路已經閉塞超過八十年。
    於民國103年地方田野調查中,由耆老口中得知此路為上南片羅屋當時進出的主要道路,有迎娶、送葬等等的歷史記憶,所以此為據召集了夥伴同行,進行古道重探。重探時由渡船頭方向為起點,邀請協會賴傳莊大哥為嚮導,這一帶是他小時候經常活動的區域,他頑皮經常去偷採水果……。入口處已經是在兩戶人家之間的通道,通道依稀看出是由石板鋪設而成,一行人魚貫而入的第一個轉彎,就遇上土蜂攻擊,它的巢穴就築在路徑旁的矮樹,砍刀的撥動驚擾蜂巢而發動攻擊。幸好蜂巢規模仍小,大家有驚無險的通過,原以為入口的驚魂是困難的開始,沒想到地勢平坦路跡清晰明顯,眼前所見原始的山林風貌,蔥鬱茂密的植物,前方彎垂的麻竹林像是迎接我們的一道門,光影疏密像是一場燈光秀,我們彷如步入另一個世界。步道旁有附近居民引山泉水用的水管,沿著它往前走一段路後,左邊出現一處已經遷移的風水地,植物隨意攀附,建築體的樣貌斑駁,增加了些許的神祕感。隨著地勢的緩慢爬升賴大哥決定往下切,不一會便需要跨越山溝(老地名:茄冬窩),跨距頗大的情況下,眾人小心翼翼的下到山溝底,溝底比較像是河流,平坦而開闊,雖無水流但水氣豐沛,佈滿大大小小的卵石,青苔附著表面上,望去一片翠綠景象頗為震撼。再往下游不遠,找到一處較好的攀爬點,約五公尺的高差,旁邊有些小樹可以攀爬支撐,同行的女夥伴連拉帶推才上的來,模樣頗為狼狽。不過這次初探路線應該有異,場景不若耆老所說的順暢。上來之後的路跡清晰,旁邊是荒廢的果園,有古老石砌駁坎層疊而上,直至淹沒於叢林深處,前人辛勤的開山墾荒,此處有人定勝天氣魄。順著駁坎行走山勢漸開,依稀可見關西鎮的建築物,再往前走一小段銜接到柚子園,已經接近出口,旁邊一處開闊點,可以眺望鳳山溪及稻田風光,大家開心合照,慶祝通過了八十年的老路。雖然在路況不明之下,短短的路程也走了兩個小時,雖然身上也沾了塵土,但大家興奮的心情也溢於言表。就不遠處的南山社區活動中心稍作休息和用餐,而好奇的社區居民紛紛靠過來詢問。
這次古道重探的歷程,發表於關西鎮鄉土文化協會「牛欄河畔」社區報,不久之後有些迴響,關西圖書館館長余瑞明先生參加之後探路,說道他年幼時曾從數公里外的下三屯,送餐給在工作的父親,就是走這一條路,他的父親那時從事燒炭的工作,炭窯的地點就是在茄苳窩的上方。南山社區理事長羅際君說的故事,曾經地方上有位麻煩製造者,其出殯當天狂風暴雨、溪水暴漲,令送葬隊伍苦不堪言,皆抱怨此人生前作惡多端,死後還來折磨人,而留下這樣的事蹟。社區居民羅玉琴女士說,他的叔公與叔婆年輕時同在這條路上務農,分屬古道兩端家族的年輕男女,因此結識而產生情愫,這是在當年少有,以自由戀愛方式而結婚。這些從記憶中浮現出的故事,是常民生活的點點滴滴。每每走在這條古道上,好似聯繫上那時光流逝的過往歲月。
民國105 客委會啟動「台3線客家山林古道網路整建計畫」,主要調查台三線上早年以步行方式所形成的古道路徑。1074月「台灣千里步道協會」的志工以手工施作,運用現地原始的材料進行修復。種種非預期卻又按部就班的緣分,成就了古道行通。蔥鬱的森林、原始的山瀝、古老的石駁坎,渡南古道的完成也象徵環境整備更往前邁進一步,可與中正路老街區連貫,擴大了關西小鎮走讀範圍,提升了文化旅行的豐富度。而再爬梳文化歷史的過程當中,最迷人之處莫過於找到過去與未來結合的銜接口,這或許就是古道的魅力所在。

古道重現 手做之樂

永和宮前合照
古道重現 手做之美
    撥開蓬勃茂密的雜草,露出石階,往前行出現一處三米的坍塌點,有許多已經錯位滑脫的石階,有右側山溝的切割,路基已然危急。飛鳳古道從百齡亭至永和宮後方,保留有卵石石階拼貼而成的一段古道,與十幾年狀態相比,已經有斷路的危機了。

  台三線客庄浪漫大道第一階段4年(105-108)計100多項計畫,預算規模約56億元,分設人文形塑、環境整備及產業發展三個部份,「臺三線國家自然步道網絡」是屬於「人文形塑」下的策略主軸之一。1075月以「樟之細路Raknus Selu Trail)」命名,作為這條402公里客家先民活軌跡,日後發揚推廣之名稱。
紅區為需整理路徑
關西鎮鄉土文化協會
「飛鳳古道」是「樟之細路」上芎林通關西往最重要一條古道,108 55日關西鎮鄉土文化協會與千里步道協會辦理飛鳳古道除草工作,起點百齡亭至竹25出口處,將這一段的古道接通;荒瑟不易通行之處共三處(如圖一) 。當天一早大家到燥坑永和宮前集合,簡單的行前教育及工具使用說明後分配地段進行,由當地九十二歲耆老徐雲銓先生,請神並祝禱今天一切工作順利平安,之後開始今天除草的工作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段需除草的路段,各自有不同的情況,石階段由千里步道協會及其志工負責,主要將石階部分顯露出來,人可順利通行,坍塌處、石階錯位等留待下次處理。中段以芒草為主,由新埔的志工負責,由於較少遮蔽,氣候炎熱頗為辛苦。上段多倒木及雜樹,由鄉土協會負責,草木茂盛路跡已經不明顯,須以電鋸輔助,才能順利將路清出。  


超過百年的卵石階
        當地人對於古道的除草整理都表示贊同,同時也勾起許多的回憶。對於飛鳳古道稱呼,年齡在60歲左右稱為「戰備路」,為該時期國軍行軍經常行走的路線,年齡在80歲以上稱為「茶亭路」,通往奉茶亭的道路。永和宮的廟祝說她的爺爺曾經訴她,將茶葉自關西挑往大溪的故事,可見沒有公路的年代,山林的道路像微血管一般密佈,輸送著民生物資通往城市,先民也稱飛鳳古道是「大路」,是指許多小徑匯流的主要幹道。
        古道有傳遞在地文化歷史的價值、自然風貌的魅力,未來的維護及推廣極為重要。客委會規劃進行「標示系統」設置,改善古道出入口路徑的辨識,方便旅客搜尋。推廣初期,關西鎮鄉土協會發動一年兩次關西路段的除草整理活動,確保道路行走順暢。承辦單位「千里步道協會」與在地團隊合作,經過二年的田調、踏勘、修復、推廣等前置活動,這條長402公里,客庄地區的國家級自然步道已然成形。
      
設置指標




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

關西大客廳 古蹟園區所長宿舍


【關西鄉土文化協會 五月份講座】-地點:所長宿舍(太和宮前方)

五月講座登場,以關西的 「天」「地」「水」「人」四項元素為主題。
客家人所祭祀之主神「三官大帝」,三官是天官、地官、水官,人則是信仰者;所以是自然與人之間的聯繫也是默契,是人們對自然的敬畏與順從。在關西兩百多年的歷史裡,這四種面向脈絡如何?這次希望以宏觀度卻又貼近一般民眾的生活來探討,來感受鄉土文化的魅力。


 
日期:五月五日(六) 上午10:00~12:00
主講:賴來甲老師 
簡歷:關西鄉土文化協會理事 關西高中地理老師
題目:水水關西







日期:五月十二日(六) 上午10:00~12:00
主講:萬金蓮老師 
簡歷:文史工作者、關西鎮誌編纂委員
題目:數風流人物 — 談日本時代的關西人


日期:五月十九日(六) 上午10:00~12:00
主講:彭振雄 
簡歷:交通大學客家研究所碩士 
題目:斯土斯親伯公伯婆

日期:五月二十六日(六) 上午10:00~12:00
主講:楊明勳 老師 
簡歷:東興里里長
題目:關西太和宮信仰與建築歷史散步



2018年3月3日 星期六

九如藝術石板公園


    如藝術石板公園是由豫章堂九如派下宗親提供用地,蒐集了社區多年來保留下來的傳統建物石材,其中有豫章堂公廳、禾埕、石階、蔗廍等等傳統建築部件。設計以石陣方式排列,將老石板之美與空間藝術結合,賦予老石板全新風貌,觀察石板上的鑿痕孔洞,探得祖先篳路藍縷的印記,是一處具有人文特色的社區亮點(關西鎮上南片)

如藝術石板公園設計理念-羅功奇
l   以老石板排列水波紋狀圖騰,由內向外傳遞,象徵子孫綿延興旺。
l   呈現石板上保留有雕刻及鑿痕,反映祖先當年的生活及故事。
l   石板排列高低起伏呈現關西山巒層疊的優美線條。
l   以碎石及卵石鋪面狀似流水,讓人探索老石板的故事。
l   部分石板之間的縫隙以彩色玻璃填充,以光影色彩增加空間活潑性。


藝術家 鄧堯鴻  設計
藝術家的哲學思惟:鄧堯鴻攝影個展
寧靜世界反思生命
明月星稀


設計圖-鄧堯鴻

主辦單位:新竹縣政府社區營造中心
執行單位:藝術小鎮發展協會、南山社區發展協會
計畫統籌:羅功奇

施工前
處原是一排的蓮霧樹,後因落果孳生蚊蠅,砍除後只留下三顆樹。之後南山社區發展協會種植了小株的山櫻與流蘇。
施工前
一旁的通往九如公廳的三階石砌駁坎攀附許多植物,顯得亂無章,這次也要加以整理。
施工前
尋找並蒐集公廳周邊石板

菜園旁的蔗石

菜園內有著掩埋多年的石板



施工中
按圖施作,由於石板的大小厚薄不一,所以在施工必須邊做調整,調整方位及水平,以確保石板的穩固。
整地後畫上排列的線條


寒流中施工


長1.8米的石板,需要出動吊車。

即將完工
過程之中有許多建議,尤其是安全性的部分,所以在施工中除了定水平使石板能夠平衡外,石板之間也互相咬合牽制,底部則以水泥加固有覆蓋部分石板,較高的石板旁放置盆栽阻隔,臨路部分內縮,並於前方用紅磚柱增加能見度。加裝安全告示,避免不當使用。希望能兼顧藝術空間創作及安全性。

此點設定包括自行車休憩驛站,車架已經裝設完畢。



石縫之間以彩色玻璃填充

磚砌柱子再利用

完工

 

公園旁的石駁坎




2015年8月30日 星期日

關西鎮南山里石砌之美


石砌之美(客語:結石)

        關西鎮南山里的鄉間,時常可以看見用砌石的工法來建構農村,駁坎、田埂、石階、石牆等。原因在這裡取得石材非常容易,通常鋤頭下去,大大小小的石頭都可以翻攪出來,溪邊更是取之不盡。而這些不規則的卵石,在匠師的巧手之下,不需要切割塑形,可以不規則地排列組合,拔地而起,看似簡單,其實背後潛藏的規則,是需要經驗的積累。所以在沒有水泥的年代,石砌是跟生活貼近的技藝。而今遊走於鄉間,出自百年前的先人所做,依舊固若金湯的石砌工程,仍隨處可見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斑駁的石癬,印記了歲月的痕跡,反射出歷史的光輝,讓我們看到人與自然最直接有效的結合。然而水泥化的腳步未曾停止,追求速成與方便的觀念,卻破壞了環境的平衡,反而產生不利於生存的變化,當農村的風貌正一點一滴轉變的同時,對於「慢」需要有更深刻的體認,就像是一排石砌駁坎,經年累月的,安靜的,照在陽光之下,它依舊能發出一抹迷人的光彩。
【在礫岩層帶的南山社區,比鄰流過的鳳山溪河床上,就外露著許多的大小形狀不一的卵石,是在這裡河流,常見的天然風貌。】

河堤
    河堤的砌石通常出現臨河的稻田旁,防止颱風季節暴漲的河水,所以使用較大的石頭為基底,傾斜的角度也大,是其更加穩固。在平時,河堤旁的畸零空地,有居民種菜的身影,河堤上有休閒走路的人,伴著一旁的稻田,是一幅美麗的風景畫。

田埂
「田埂」是在開田之時,將田中無用的石頭用來鋪設田埂,方便於耕作時行走,也可以用來分界。 由於需要經常維護,所以水泥化的情況嚴重。圖中是插秧之前,在倒影之中,田埂饒富禪意。
放水之後,充滿禪意的田埂風光

水車台座
「水車台座」是用來支撐水車的轉軸。「埤」將水送往水圳後,水車把水運往更高處。如圖所示,新舊水車的台座並列,新的部分已經採用水泥,舊的台座為了穩固,則取用方大扁平的石材。
新舊並列的水車台座。
果園駁坎
果園駁坎是順著山勢陡坡建造,先人以手工辛苦層疊而上,充滿著人定勝天的味道。在社區裡,有更多的駁坎,不敵時代,早已沒於荒野中。
像是藝術作品的果園駁坎
房屋基座
泥磚怕水,因此多雨潮濕的區域,為了免於房屋基座流失,會以石材作為基座,然後再層上泥磚。經濟條件更好的,會訂製石磚。
就地取才的老屋基座
石階
以丘陵地形為主的社區,傳統建築大多建在地勢較高的區塊,一方面平坦的地方要用來種植水稻,二方可以避開水患。所以踩著石階而上,通常也連繫著回家的路。

石鋪地面
    雨後,泥濘的路面最好的解法就是鋪石頭(客語:釘石頭)。透水、耐磨、散熱快,材料取得容易,是它的優點。在從前,環境較好的人家,會以石板鋪設,而在歷經數代之後,狀態依舊如昔且歷久彌新。

羅屋書院石舖禾埕

洗杉坑
水圳的水,流動且終年不枯竭,是以前清洗衣物的地方。一塊長石兩塊踏腳石就可以了。

「埤」ㄆ一ˊ是用來增加河川水位的高度,以利於引水灌溉的水利工程。在南山社區這一段河道上就有三處,兩處已經水泥化,一處仍以石頭堆砌。「埤」也有蓄水的功能,時常可看見白鷺鷥覓食,釣客垂釣的景象。

已經水泥化的埤













石橋
南山大橋(1928)是社區最具特色的橋樑,橋墩就地取材,以石砌而成,每顆石頭色澤不同,是一大特點。與現代的水泥橋相較之下,以石砌的工法造橋,更能柔和地與環境融合為一。

隱憂   
    崩壞的石頭駁坎,頹傾的紅磚牆,對比著前方以水泥新築的水圳,農村的悲歌不斷的再上演。並非水泥建材不好,但是,不正確的認知與使用,產生的後遺症,逐步的、負向的,侵蝕我們的生活環境。
      探討原因,不外乎是農村人口外流,農產品被低價盤剝,只好選擇便利性高與施作成本低的作法,讓短期間可以見到成效。所以,當遵循四季時令,強調與自然合作生產的農村,卻以變相的觀點,干擾自然永續的作法,將人從自然剝離而出,所衍生出來種種無解問題,已經要讓人必須回頭,重新認識與善待我們的環境了。

頹傾的駁坎
水泥化的田埂,雖然方便維護,卻阻斷了環境的共生。
石砌施作方法
傳統砌石非常辛苦,需選擇,大小、形狀,符合的石頭,並且以人力搬運至施作點。疊石的技術工法及要領,多屬學徒制,現今許多砌石的老師已經凋零,許多技術工法已經失傳,僅能以現存的遺跡加以揣摩,或是訪談耆老,口述得知其施作原理。  以匠師的經驗法則歸納出疊石的方式,有「人字法」、「七星石法」。
「人字法」,人字法是形成三角堆砌,主要預留空隙,形成上方的介面,方便卵石大小的選用,也提供卵石間的摩擦力。
「六圍法」,是以一個卵石為中心點,外圍由六個卵石互相交錯牽制,讓摩擦面加大,易於固定。
【人字法】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六圍法】

石砌步驟
整地-判別土質,注意底層鬆軟,以人工整理。
定斜率-定出水平平整度及疊石的斜率,精準的水線,控制著整個石砌牆的結構(圖一)
圖一

鋪底石-選擇面積大,不易沉陷的扁平石形為地基層(圖二),面大放於外側與水平水線切齊(圖三)
圖二
圖三
結語
        砌石工藝在社區裡,就像陳列的藝術品,有著迷人的風采。除了石砌之外,先民以垂手可得的素材,創造出許多農村生活的用品。這是經年累月的經驗傳承,也是對土地的尊重與愛護,這種創造也正是先民智慧最為迷人之處。這是許多都市移居農村擁抱自然的人,所要追求的最高境界。